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伊恩小说 ->都市·青春 ->重生之苍莽人生简介
听书 - 重生之苍莽人生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三百三十四章 缅怀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丁羽换了一套衣服,然后来到了教堂的外面,把车停靠了之后,丁羽也是慢悠悠的往教堂那边走去,不过丁羽来的稍微有些晚,因为教堂里面已经挤满了人,位置早就已经没有了,所以丁羽也是站在了后面,就那么远远的看着。

    听着牧师的说辞,丁羽也是眯缝起来自己的眼睛,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时间,牧师也是也是结束了缅怀,安保这个时候也是稍微的有那么一些紧张,为什么?因为周围的这帮家伙家伙的肌肉都略显有那么一些紧张!

    自己甚至能够闻到,整个教堂里面弥漫的并不是什么圣洁,而全部都是硝烟的味道,甚至都有那么一些呛鼻子,真怀疑这个究竟是教堂,还是军火库?不过自己倒是注意到一点,那就是自己的这位主人,他的肌肉并不是想象当中绷紧。

    自己甚至有理由去怀疑,如果自己触手摸一把的话,他的肌肉绝对是软的,而不是所谓的坚硬,在这样的气氛和环境当中,自己很难保持松弛的状态,神经有些高度的紧张,反应在身体上面呢?也是肌肉时刻的准备着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很清楚,不会有太多的事情,但是自己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呢?还是难免有这样的状态,还是修炼的不到家,至少不能够随意的转换,自己只能是努力的去适应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众人也是上前做最后的告别,然后就封棺去墓地了,来人比较的多。老老少少的,甚至于很多人彼此之间都不是那么的相熟。不过既然来到了这里,就基本上都是冲着老巴德来的。跟其他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   老巴德都已经去了天国,就算是有什么纠葛也都应该放下来了,更何况老巴德只是一个佣兵而已,佣兵就是工具,他们只是一把刀,至于究竟刀的方向面向谁,这个问题不是他们自己能够决定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们放下了佣兵这个职业之后,就不会有人来找他们的麻烦了,这一点跟电影当中有着比较明显的区别。佣兵是比较讲究原则的一类人,当然了其中自然也会出现所谓的败类,但是这样的人很少能够活下来,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被整个行当所排斥!

    丁羽走过来的时候,其他人的人员呢?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,看着躺在里面的老巴德,丁羽的心里面也是一阵的感慨,自己想起来当初跟他相遇的场景了,还真的就不是非常的愉快。因为自己把小巴德的鼻子给砸断了。

    想一想当时的时候自己还真的就是年轻呀!比较的冲动,好在这个老狐狸站了出来,不仅仅是完美的解决了争端,甚至还让彼此走到了一起来。至少在当时的时候,大家的利益是一致的,但是没曾想。再见面却是天人永隔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今生的很多事情呢?都变得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!这样的事情在前世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不可以被想象。当时的时候自己究竟是怎么过的,就算是到现在丁羽还是感觉没有太多的头绪。或者是没有敢真正的回首翘望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看到了躺在这里的老巴德,丁羽感觉自己应该回首看一看,自己当时的时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心境和心态,而现在又是怎样的一种状况?差异太大了。

    停顿的时间稍微的有些长了,随即丁羽也是清醒了过来,吸了一口气,然后缓缓的离开了,倒是站在不远处的小巴德听着自己女儿的说话,貌似也是在回忆着什么,鼻子被砸断的这个事情,貌似经历的人不多呀!

    难道是哪个小家伙吗?看这个身形有些不太像呀!而且自己现在的身份貌似还真的就不合适去提及某些事情的,至少自己不能够走到他的身边,但是自己鼻子被砸断的事情呢?在自己的心里面留下来的印象还是比较的深刻。

    看着丁羽并没有看过来,小巴德也是对旁边的水牛使了一个眼色,在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听说了有关的事情,但知道现在为止,有关的消息也没有被传递过来,这一点倒是颇让自己感觉有那么一些意外。

    做佣兵的,在消息方面还是比较灵通的,但是过了这么久,没有任何的消息被传递过来,这个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滑稽了,当然了小巴德的心里面还有另外的一种猜测,那就是这个家伙的身份呢?比想象当中的要更为的可怕。

    甚至于连官方的人都不愿意去插手,自己是做佣兵的,见过太多太多这样的人了。不过这个年轻真的是这样的人吗?感觉有点不太可能吧!如果说真的是那样的人,肯定是某个大家族的,或者说是********的子弟,但真的是这样的人,当初的时候至于参加那么残酷的行动吗?绝对是拿自己的小命在开玩笑!

    但问题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,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被传递回来,这个让小巴德的心里面有点起毛了,当然了站在小巴德身边拄着拐棍的人,貌似脸上面的表情也不是那么的和悦,因为自己已经知道了,蕾西娜是这个年轻人带回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说有那么一些被挟持的原因在其中了,但这个应该不是根本,英国方面甚至都没有要出面拦击的意思,究竟是什么问题所造成的,自己还没有查明原因,既然没有搞清楚这里面的问题和状况,动手就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虽然说自己背后靠着博罗雷财团,但究竟要如何的来动手,这个事情还是需要考虑一下的,真的要是给博罗雷财团惹上了麻烦,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太好了!

    去墓园的时候,丁羽也是远远的站在了那里,并没有任何要上前的意思。甚至于下葬的时候,丁羽也就是那么的站立着。不过等后续的工作都完成了之后,倒是有人走了过来。邀请丁羽一同的去坐一坐,至于发出邀请的人当然就是蕾西娜了。

    但是丁羽并没有要接受邀请的意思,“我明天的时候回英国,记得把烟斗给我带过来!”说完了之后,丁羽就上车离开了,倒是让蕾西娜长大了嘴巴,这个家伙竟然如此的不识趣,亏得自己还亲自来了!

    来到了庄园之后,丁羽在这里也是受到了小范围的欢迎。简单的说了两句话,对庄园的发展和未来的期望,都是做了一定的阐述,毕竟自己是庄园的主人了,自己只需要高屋建瓴就可以了,至于后续的事情,其他人会负责的。

    听到大家的欢呼声,丁羽就知道效果很是不错,用利益来推动庄园的发展。切合实际。庄园发展的好坏跟大家的利益挂钩,庄园发展的越好,你们的利益就越多,在这一点上面丁羽从来都不会表现出来任何的吝啬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事情呢?丁羽是不会掺和的。说句难听一点的话,自己是一个黑心的资本家,看重的是什么。利益呀!利益才是最为根本的东西,为了长远的利益。而放弃短暂的利益,这样的事情自己还能够做的出来。

    感觉有些累。在庄园的房间里面,丁羽也是站在了窗口的位置,“你说下午的时候我跟他们一同的劳作,这个主意怎么样?说起来我好像很久都没有这么的运动过了,就当做是休息了,疲惫了太长的时间了!”

    对于丁羽的要求,这边后面的助理也是瞪大了自己的眼睛,开玩笑呢吧?把劳作当休息?躺下来不是更好吗?听听音乐,来杯红酒,或者说来杯威士忌,洗个热水澡,当然了如果可以的话,来个热情的法国姑娘就更好了,至少这个是自己休息的方式!

    虽然说不能够理解,但是安保也没有要拒绝的意思,先前的时候庄园里面的工人呢?还感觉有那么一些拘束,在大家看来这位是高高在上的人,但是没曾想很快的就加入到了他们的劳作当中,这个反差稍微的有些大了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的大家就发现,这位并不是想象当中的不可一世,甚至是非常好交流的那一种,而且貌似也不是富家子的状况,干活还是很有一把力气的,也没有什么耐烦不耐烦这么一说,做事情非常的用心。

    如果说就是为了好玩的话,貌似不应该这么的去做,而且也支撑不了这么长的时间,很快的大家也开始慢慢的向丁羽开始靠拢,说两句话,联络一下彼此之间的感情,这个关系呢?也是慢慢的被建立开来。

    特别是丁羽对庄园里面的人发出夜宴邀请的时候,这个气氛也是猛然之间的高涨了起来,带着头巾的丁羽现在这个时候更像是一个农夫,而不是一个庄园主,原本的时候大家还有那么一些畏惧感,但是现在这样的畏惧感正在消除。

    当然了大家也试探性的要跟丁羽打探一下情况,至少要让大家知道丁羽是做什么的吧!是纯粹的投资者呢?还是做其他的什么工作?丁羽也没有要有太多含蓄的意思,自己的主业是医生,副业吗?做一些投资方面的事情,基本上就是这样!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丁羽也是跟庄园的人一起狂欢,不过丁羽表现的相当有节制,吃东西可以,没有任何的问题,但是绝对不碰酒或者是酒精类的饮料,这一点倒是让人感觉到了些许的小失望,但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还有可惜的事情,就是没有哪位热情的姑娘可以勾搭上丁羽,甚至于不少人都已经用火辣辣的眼神看着丁羽了,眼睛里面流露出来的春情溢于言表,但问题是丁羽则是用手比划了一下手里面的戒指,然后把所有的一切都拒之门外。

    跟大家狂欢过后,丁羽也是去休息了,不过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丁羽依旧起来的比较早,在庄园里面溜达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然后才折返回来吃早餐,不过相对而言,法国的早餐绝对不算是特别的丰盛,甚至跟英国也没有太多的可比性。

    都说法国人是浪漫的,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理解呢?多少显得有那么一些懒散。面包和咖啡,对于丁羽来说。这些东西还真的就不足以填充自己的口味,所以也是煮了一些蛋。吃的时候也是加了一些调料。

    助理倒是很好的充当了厨师的角色,至少这个鸡蛋煮的非常以后水准,但对于庄园的人来说,好悬没有被吓死,甚至于都有那么一些怀疑了,丁羽究竟是庄园主呢?还是说他是骗子,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吧?至于一顿吃这么多吗?

    在法国是讲究情调的,但是这位庄园主呢?这一顿吃的鸡蛋够自己吃两个星期的,甚至还绰绰有余。实在是太夸张了,但是等吃过了东西之后,她才猛然之间的发现,这个人的肚子好像并没有鼓起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随即也是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的时候,这位吃的好像不少,只不过当时的时候气氛稍显有那么一些热烈了,所以并不是非常的在意!难不成自己的这位雇主是外星人?如果说不是外星人的话,能吃这么多吗?太夸张了!

    但是丁羽并没有要去解释的意思,别人怎么看自己那个是别人的事情。不过上午的时候,自己的庄园还真的就迎来了客人,小巴德和他的女儿,虽然说过得时间稍微有些长。但是小巴德拿到的资料还是非常的有限!

    不过小巴德也已经看清楚了一些事情,英国那边已经传递过来一些消息了,诚然这一次的事情呢?丁羽并没有任何要追究的意思。但是自己这边依旧是需要付出代价的,至少要给英国政府方面一个交代。不然的话自己会惹上相当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个还因为丁羽站在了其中,不然的话后果还真的就是有那么一些难以预料。不得不说,水牛这个家伙做了一件蠢事,但是中国有句成语怎么说的来着,福祸相依!好事还是坏事?这个还真的就没有办法去定论!

    丁羽看着来人,也是顺势的站了起来,然后缓缓的走到了小巴德的身前位置,随即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,态度很是直接!甚至略显有那么一些放肆和不敬,完全就没有要把小巴德放在眼睛里面的意思!

    这个动作倒是让蕾西娜微微的一愣,小巴德也没有太多的在意,拿出来一个口袋出来,丁羽也是没有任何怀疑的就接过来了口袋,随即也是拽开了上面的绳子。

    里面是一根石楠根的烟斗,并不是非常的漂亮,甚至于丁羽以前的时候只是听过描述,还真的就没有见过,现在见到了之后,倒也不能够说是失望,只能说有那么一些缅怀!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之后,丁羽才把烟斗给收了起来,然后也是看向了站在那里的小巴德,对着他的胸膛就是一拳,小巴德虽然想要挺住自己的胸膛,但是效果真的不明显,甚至还往后退了两步,是真的坚持不住,明显吃不住劲。

    蕾西娜也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,自己的父亲太逊了,这个拍脑袋呢?也是毫不掩饰的就把她的性格给表达了出来,倒是显得有那么一些豪爽的味道!

    小巴德脸色也是有些难堪,随即也是走了过来,暗自的发力,对着丁羽的胸膛就是一拳,听这个动静就跟捶鼓一样,但问题是丁羽并没有任何的变化,不仅仅脚步没有移动,脸色也没有任何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个要是捶在普通人的身上面,这一拳直接的就能够让心脏骤停,蕾西娜也是张大了自己的嘴巴,有些害怕和担心的同时,又有那么一些震惊和意外,这个家伙果然是跟平常人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,这样都没有任何的事情!

    “我记得你当初的时候虽然被我给砸断了鼻子,但是我们两个人各推了一步,那个还是我强忍着的后果,看来你这些年过得太过于的风流了!”

    丁羽的说话对于小巴德来说,无所谓的事情,但对于蕾西娜来说却是又那么一些不能够接受,实在是过于的难堪了,要知道那个可是自己的父亲,诚然自己非常的花心,但也不用当着自己的面提及吧!这位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不绅士了。

    “颓废了,不知道你是不是相信?那一次是我跟父亲最后一次上战场了,我现在恐怕连战场的硝烟味都已经忘记了,虽然还经营着这门生意,但更多的时候是在酒会上面,而不是在战场上面,再过两年,我可能连枪都拿不动了。

    丁羽随即也是对小巴德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随即两个人也是坐了下来,不过在坐下来的时候,丁羽也是示意了一番,随即也是让人端了酒水过来,小巴德看着丁羽,随即也是笑了起来,“漂亮男孩,你好像已经过了喝酒的法定年纪了!”

    “个人喜欢,所以现在基本上不怎么饮酒,如果是昨天的话,可能还会喝上一杯!”

    小巴德倒是没有强迫的意思,随即也是端起来手里面的酒杯,对着丁羽示意了一下,然后一饮而尽,“很抱歉这件事情!”(未完待续。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