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伊恩小说 ->都市·青春 ->重生之苍莽人生简介
听书 - 重生之苍莽人生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二百五十七章 求上门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在王阳临走的时候,丁羽也是给王阳交代了一些事情,外家功夫和内家功夫最后都是殊途同归的,但问题是很多人都把外家功夫给练岔了,所谓的穷文富武,这个话绝对的不假,没有绝对的财力支持,想要练武,这里面有很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为什么这么的说,就好像是练就外家功夫一样,需要有专门的药膏,这些药膏虽然不是天宝精华,但很多都是名贵的药物,只有这样不断的让身体吸收这些药膏,才不至于让你练就外家功夫的时候,损害到自身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功夫没有练成,倒是把自己的身体给练坏了,那就稍显有那么一些悲剧了,而这样的情况呢?还真的就是屡见不鲜,甚至于很多的外家都受限于这一点,至于内家功夫呢?一方面是受限于师承方面的原因,再者就是不如外加功夫那么的速成。

    丁羽把问题讲给了王阳听,至于他会怎么来理解,这个问题就不是自己能够关心的了,不过让丁羽稍微没有想到的是,王阳还真的就去练散打了,整个过程吗?倒是没有鼻青脸肿的,但问题是隔天的时候,也是捂着自己的腰去看老爷子。

    王璞看着自己的孙子,甚至把老花镜也是摘了下来,上下打量了一番,然后才很是好奇的问道,“你这是怎么了?摔了?还是过度了?”

    听了爷爷的话,王阳好悬没有一口喷出来,爷爷的这个玩笑开得稍微有些大了,自己还从来都不知道爷爷如此的‘不正经’。这个话有些开玩笑的,其实王璞当然知道自己的孙子干什么了。自己还真的就是有些小紧张。

    王阳扶着自己的腰坐了下来,有点小痛苦的样子。“爷爷,让盛爷爷帮我请个人呗,我去请的话,人家根本就不认识我是谁,我也是听介绍的,不然的话我这两天上床都费劲!”

    看着孙子的状况,王璞也是笑了起来,“怎么?这两天有些烦躁?就想出来这样的方式来摧残自己吗?我觉得你这样的方式稍微的有些问题,运动运动不是什么坏事。但是适可而止,有那个时间的话,可以看看书,更好的陶冶情操!”

    “爷爷,你饶了我吧!”王阳的这个话多少有那么一些没大没小的,当然了这个更多的是因为先前时候爷爷的刺激所导致的一个结果,所以这个说话略显放肆,“先前的时候还能够看进去一些,但是这两天。看书的时候,我甚至都有把书给生吞活剥的意思!”说话的时候,王阳也是抻着自己的手臂拿了一个苹果在自己的手里面。

    “心性还是差了很多!”王璞也是教育的说到,“需要调节。不要老是动粗的!”说完了之后,王璞也是拿起来老花镜戴上了,然后注视的看着报纸。至于孙子跟自己提及的事情呢?王璞好像没有在意的意思,但实际上面却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这个孙子承受了相当大的压力。这个事情自己能够不知道吗?刚刚的步入社会罢了,就面临着这样的巨大压力。没有崩溃就已经是相当的不错了,自己对此也是有那么一些担心,他会不会陷入到这个黑暗当中,走不出来?

    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,貌似情况还不错,也就是练散打的时候被摔了几下而已,也没有什么大毛病,所以不需要有什么心疼的地方,让他好好的释放这个方面的压力,比什么都强。

    在这一点上面,王阳跟丁羽这个孩子是没有办法比拟的,丁羽这个孩子是从战场上面走下来的,生死之间的压力绝对要超乎想象的,自己也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,也上过战场,自己清楚其中的滋味,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承受的住。

    更何况丁羽这个大孙子所在的部队还相当的不一样,加上他这些年的经验,所以他可以很好的把控住自己,在这一点上面王阳就差了很多,虽然说从小就家教严格,但也是蜜罐子里面长大的,基本上没有经历过什么所谓的风雨。

    两个人成长的环境有着本质上面的差别,所以这个对于事情的处理也是用着截然不同的方式,不过好在呢?王阳对于他的哥哥还是比较信服的,他现在这个时候至少是有一个榜样放在了那里,这个对于家里面来说,绝对的好事。

    王璞见过太多的事情,兄弟两个人为钱、为情、为权反目成仇,这样的事情太多太多了,但是丁羽这个孩子呢?还是相当有担当和肚量的,不是说他一点的脾气都没有,相反这个孩子的脾气吗?还真的就不小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,所以现在除了女婿袁成林知道之外,其他人对于这个方面的事情知晓的还真不多,没有办法的事情,不是说老爷子不想在家里面公开这个事情,但是涉及到了方方面面,所以还是需要谨慎一点。

    “丁羽,在医院了吗?”听到王建国的电话,丁羽也是有些小惊喜,有那么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这位三哥了,今天这个太阳还真的就是从西边出来了?

    “在呢?”听到丁羽这么的说,王建国也是嗯了一声,“等我一会,我们去办公室找你!”

    放下来电话没有多长的时间,王建国就带着两个人来到了丁羽的办公室,看着进门的顺序,丁羽也是冲着王建国笑了一下,“三哥!”这个说话倒是让先前走进来的两个人感觉到了些许的亲切,虽然说这个亲切不是针对他们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!”王建国也是打了一招呼,随即指了一下身前的两个人,“我的同事,家里面的人出了点状况,省里面没有办法下这个方面的判断和结论,说是要转到京城这边来,但是晕头转向的。连个床位都拿不到!”

    听着王建国的话,丁羽也是笑笑。开玩笑一样,虽然说挂号有那么一些问题和状况。但对于王建国王三哥来说绝对不是什么问题的,看着进来送水的陶金,丁羽也是指了一下门口,随即陶金也是把门给关上了。

    丁羽也是做了一个邀请的手势,让大家都坐了下来,随即也是看了一眼王建国,看着王建国点头之后,也是低声的说到,“我先看一看病例吧!这个带了吧!”

    等看清楚病历之后。丁羽的嘴巴也是抿了起来,随即也是看向了自己的这位王三哥,眼神当中多少带有了些许问询的意思,“这个情况略显有那么一些特殊了,病人呢?现在在什么地方了?”丁羽这个显然是有那么一些言不对题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建国也是微微的咳嗽了一声,“别整那些没用的,有什么话直说,都不是什么外人!”

    “很麻烦,我需要见到病人。详细的了解一下情况,病历上面说的这些,只不过是直观的了解一些情况而已,并不代表什么。究竟是恶性的、良性的,这个问题恐怕谁都没有办法下这个保证的,需要看一看再说!”

    “病人的情况非常的特殊。省里面走不开!”虽然没有直接的提及这位的身份,但是却在这个时候点明了这一点。说话的这位呢?就是王建国带过来的人,看着也算是比较的年轻吧!从面貌上面来看。应该不超过四十岁的。

    “丁羽,这个事情你能不能接手下来?”王建国也是略显担忧的说到,甚至稍显有那么一些急切,状况显然是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“接手下来不是什么大问题,现在唯一不确定的就是病情究竟是什么,从检查的情况来看,特别的巨大,我的神呀!这么长的时间我还真的就没有看过这样的报告,从道理上面来说,这个情况不太正常,至少身体检查应该是有所提及的!”

    “先前的时候父亲因为工作方面的事情耽误了,这段时间感觉有明显的不适,但是父亲在饮食等方面很是注重的,平常的时候也没有喝酒的嗜好,对于烟没有太多的依赖,怎么会出现这个状况呢?”

    丁羽看着略显激动的病人家属,也是耐心解释的说到,“这个跟喝酒和吸烟没有太多的关系,喝酒和吸烟只不过是诱因,主要还是看病人个人的身体条件和素质,重要的还是这一点,我需要看到病人,相信的检查一下,这个时间不会特别的长!”

    病人的家属看了一眼王建国,王建国也是抿了一下自己的嘴,“丁羽,咱们兄弟之间也没有说其他的了,病人的情况有些特殊,你看能不能够做好某些方面的措施?”

    丁羽擎着自己的下巴看着王建国,看了半天之后这才放下来自己的手,“三哥,单独的聊两句!”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要站起来,但是王建国却没有这个意思,“丁羽,有什么话直说就说了,这个事情你能不能办?”

    丁羽这个时候也是站在了窗口的位置,有些不解的看着王建国,“三哥,这个事情不是能不能办的事情,医院从上到下,不用我吹嘘,大体上面都会卖我一个面子,就算是日后真的出了事情,谁也不能够把我给怎么样?不管是老校长,又或者院长,甚至是再往上,顶多让我回去在锻炼半年的时间,仅此而已,但是三哥你担这么大的干系,好吗?”

    丁羽也是丝毫的不客气,直接的就把这个事情里面的一些问题和状况给说了出来,自己又不是什么小孩子,一些问题还是能够想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会解决!”

    “怎么解决?”丁羽也是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你以为你是谁,现在多少人盯着你,你不要跟我说你回来的事情,谁也不知道?不可能的事情,更何况这样的问题,还会牵扯到其他的方面!我觉得这件事情需要跟伯父商议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一次回来是因为士毅兄,他的一个堂兄弟在英国出了些许的事情,那个是你的大本营,不要跟我说这个事情你摆不平,主要是涉及到了商业方面的纠纷!我们这边只要求这个事情能够有一个公平的解决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作死吧!”丁羽也是没有好气的说了一句,说完了之后。也是神色不善的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两个人,哼了一声。随后也是吐了一口气,“晚上的时候给我电话吧!我现在没空。你知道我不喜欢那样的地方!”

    看着丁羽的样子,王建国也是吐了一口气,随即也是拉着另外两个人第一时间的就出了丁羽的办公室,出了丁羽的办公室,王建国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,随即也是拿了一盒烟出来,不过想了想,又踹进自己的兜里面,这里毕竟是医院来着。

    “这孙子。还真的脾气见长!”出了医院,王建国也是给自己点了一根烟,那边的华士毅也是有些担忧的说到,“建国,我知道这个事情你担了很大的干系,还有你看这位丁医生,是不是需要准备一点什么,有什么话,你直说!”

    “别。千万别!”王建国嘴里面的烟差一点就掉落下来,“士毅兄,你对丁羽可能不太了解,这位呀!对钱没有什么追求。对于所谓的权利也没有太多的追求,就是对于学术方面比较的痴迷,你要是送钱。这个纯粹就是打脸,千万记住了!不然的话就真的挽救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?”华士毅也是看着王建国。自己对于王建国家里面的情况也算是知晓的比较清楚,虽然说王建国是过江龙。但是自己的家里面好歹也算是地头蛇,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呢?还真的就很难说清楚,这样的事情呢?你好我好大家好。

    “这个家伙跟平常人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,反正我对他多少有那么一些打怵!”王建国也是有那么一些略显忌讳的说到,“说起来我的这位兄弟呀!当初的时候也救过我的小命,不过你要真的说他有什么喜好,貌似还真不多,要不去给他买两个核桃和手串吧!”

    “核桃和手串?”华士毅一时之间还真的就没有反应过来,倒是旁边的人好像想起来了什么,“三哥,核桃和手串这个会不会显得太不诚意了,文玩核桃和手串的价格这两年虽然起来了一些,但是不是有些太落了下乘呢?”

    “礼轻意重,对于丁羽来说,喜好就好,跟其他无关!”

    晚上的时候,丁羽也是应约来到了地方,地方是王建国安排的,他毕竟也算是京城的地头蛇了,来到了这里,就跟来到了家里面一样,“来了?”王建国也是冲着丁羽招呼了一下自己的手,看得出来,是真的没有把丁羽当做外人。

    重新的上了一桌,随即王建国也是递给了丁羽一瓶矿泉水,看着那边的华士毅也是有那么一些目瞪口呆,不给倒酒也就算了,给一瓶矿泉水算是怎么一回事情,“这个家伙有毛病,反正我认识他这么多年,从来都没有看过他喝过酒!”

    “说事情吧!”丁羽也是对华士毅点点头,“我这边已经跟医院方面打过了招呼,这边没有任何的问题和状况,我只能够保证医院方面的情况,但是其他的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了,医院这边没有其他的问题,但是需要有一名家属陪护,最多不能够超过两名!”

    王建国也是看向了旁边的位置,随即也是举起来了手中的酒杯,“这一次的事情给你添了不少的麻烦,事情来得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突兀了,所以也没有什么太多的准备!”说完了之后,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那边的华士毅两个人也是跟着的饮了杯中酒,“丁医生,这一次的事情让你为难了!我自罚三杯!”说完了之后,也是摆了三个杯子在自己面前的位置,也是不容分说的给自己倒上了,丁羽则是看向了王建国,嘴角的微笑呢?有些玩味。

    等华士毅喝完了酒之后,王建国这才劝阻的说到,“士毅,不要这么的见外!”说完了之后,也是重新的看向了丁羽,“我说兄弟,英国方面的事情呢?他们违约在先,因为是老客户了,所以在一些条约上面没有太顾忌,但是没有想到那帮家伙如此的不讲究!”

    丁羽笑了一下,“我跟英国方面是有那么一些来往,如果说生意方面没有太多问题的话,我可以帮这个忙,但是我需要问询一下具体的情况!”说话的时候,丁羽也是刻意的看了一下时间,现在的时间还是比较合适的。

    随即华士毅也是对旁边的堂弟使了一个眼色,随即一干的资料也是被拿了出来,丁羽看了两眼,了解了具体公司的名称,随即也是给莉莉那边打了一个电话,问及一下具体的情况,至于后续的调查吗?不是一时一刻就能够完成的。

    放下来电话之后,丁羽也没有太多的客气,自顾的在那里吃着东西,看得华士毅也是眼睛直条,这位实在是太有个性了,不喝酒,来了之后就一直的吃东西,先前的时候自己还有些奇怪,建国的排场太多,原来不是这个原因。(未完待续。)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