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伊恩小说 ->科幻·灵异 ->独奏诸天简介
听书 - 独奏诸天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?
立即播放当前章节?
确定
确定
取消

第四十二章:怀疑曾经,开启棺椁

(快捷键:←)上一章      返回最新章节列表      下一章(快捷键:→)

    张小凡瞧着画卷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禁心中为之一震,看着那画卷的青年的形象,总觉得越看越熟悉仿佛是哪里见过般。不管是张小凡,还是陆雪琪田灵儿齐昊等人也看到那青年样貌都有些古怪,皆是觉得在哪里遇见过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一时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张小凡继续顺着画卷看下去。

    画卷中:那青年将一棋盘给了少年,又带着少年在日出日落练习动作,动作在张小凡等人眼中皆是凡俗中的武道姿势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卷中,都是青年教导少年。

    “这么的可爱的妹妹被这个家伙抛弃了?”田灵儿不爽地说着,以为那少女不再出现,心中不禁对着岁月之画感道不爽快。

    “田师妹你别这么下定论,也许后面有!”齐昊抹了抹额上的汗水,对于田灵儿的那般性格也是心跳。

    “是吗?走了!我快点看!”田灵儿说道,便朝着后方的画卷看去、

    张小凡沉默不语,只是淡然地瞧了齐昊一一眼,便继续看着画卷内容。

    第六幅。

    张小凡见到,那少年已经茁壮成长,但青年依旧未老,青年带着少年对着日月苍天指点着,日行月落,也不知过来多久。

    下一幅。

    依旧是青年教导少年。

    下一幅依旧在静谧的山林间青年教导、

    张小凡不禁有些羡慕三人的生活,他其实一直注意到了,以为那青年与少年的画卷是鬼的画的不成?肯定是那个少女画的啊!

    第十三幅画的时候,画风变了,从一个犹如世外桃源的环境中变成肃杀的环境。

    平静的生活好像变了。

    在一处平原上,青年与少年还有那少女,正对峙着一位身穿金甲的将军,似乎双方有着激烈的言语。

    下一幅便是青年将手刃插入了金甲将军的胸膛,鲜血流满了地面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无穷无尽的金甲士卒找来,张小凡看其画卷内容,金甲一方仿佛是追杀青年三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画卷内容,都是青年带着少年二人在神州大地上到处逃亡躲避金甲士卒的追杀。

    紧接着画卷的内容变为青年修炼,少年与少女两人在野外生存。

    张小凡愣神地看着,心中想到:这三人是遇到了很强的势力吗?都躲在深山老林,数年未出了。

    张小凡似乎是代入了故事之中,不禁都为了青年三人感到担心。

    接下来日月交替,青年几人依旧未摆脱金甲士卒的搜捕与追杀。在张小凡的视角下,他能感到那青年与少年的实力愈来愈强,开始还都不会御物飞行,到后来两者皆能御物翱翔天地。

    “张小凡,你说这些金甲士卒是什么势力的人?”碧瑶从旁问张小凡。

    “不知,我涉世未深,对修真界的历史几乎为零,你可以问问齐师兄与陆师兄他们,或许他们能知晓一二。”张小凡看的起劲,便随便说了几句,却未发现碧瑶用别样的目光看着他自己。

    张小凡一个激灵,转头看着碧瑶神情,看其神情仿佛很是幽怨,嘴角抽了抽便想到,碧瑶一个魔教之人,去问齐师兄等人估计是要被嘲讽。

    瞄了一眼身旁不远的齐昊几人,发现对方没有注意自己与碧瑶,张小凡舒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稍安勿躁,我想想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陆师兄,神州大地上有哪一个修真势力有这些金甲的士卒的?”陆雪琪不禁然问道,她不知哪青年的来历,只能问年龄大阅历足的陆天朗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……”陆天朗沉思一会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拉长了耳朵,好奇与期待听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一个势力乃是金甲……”陆天朗正色的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继续看下去吧,如此多的画卷极有可能是侧面描绘了这三人的一生。”陆天朗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许其中一人便是这里的墓主人!”陆天朗看了一眼摆放在正中央的棺椁沉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闻言也未有言辞,便继续看着往后画卷的内容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众人大致也清楚了青年与少年少女的之间的关系,应该是师徒一样的关系。

    随后便是躲避追杀的光阴,让张小凡等人皆是看的心中积压怒火。

    直到所有人都看到了画卷的后方,也终于看到结尾。

    众人皆是惊叹与激动,仿佛是终于等到了报仇一刻。

    以着青年为首,一些年轻才俊攻入了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之中。将一群有一群的金甲士卒杀的血流成河,最后更是青年与宫殿深处邀战一位中年男子。

    两者斗法与天穹之巅,随即飞向北方。

    紧接着便是,洪水泛滥,雷霆万钧,日月颠倒,天地震荡不已,神州大地之上疮痍遍地,世上无数。

    众人瞧着画卷的闻所未闻的内容,不禁神情变化几分,流露出猜疑的眼神,毕竟青年与那中年男子的斗法已然在画卷上显露于非人力可敌了。

    倘若是世上有仙人,那当属这二人莫属。

    “虽然不知此墓主人是何人,但此画卷内容也未免也太过天方夜谭了吧!人能修炼到这种程度?”齐昊不禁说道,目光瞧着画卷内容,说道:“斗法都能引导天地震动,波及一方世界。”

    众人无言,或许在他们眼里的确有些假。

    毕竟认知局限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此人倒是有写眼熟,就是为什么徒然间想不起来了?”碧瑶疑惑地说道,眼眸盯着那手持刀刃,背负战旗的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是,就是想不起来,我在哪见过!”张小凡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所有人闻言,皆是皱眉表示有着相同的感觉,那青年似曾相识,却不记得对方是何人。

    直到看到了最后。

    在张小凡的眼中,画卷内容逐渐回归平淡,曾经那金碧辉煌的宫殿搬来了新的主人,为首的正是那青年以及少年。

    从此之后神州大地上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“呼!”田灵儿看到了最后,嘟哝着嘴巴说道:“这仅仅是一个故事,似乎我们依旧不能知晓墓主人是谁啊!”

    “是,而且不知真假,我们青云历史有着两千多年,神州大地上一些奇闻怪事也曾记载于藏书阁楼,我未曾见过有这等人杰!”陆雪琪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其实相对于神州那悠长岁月来说,青云门的历史不过是在长河中一朵花朵,虽是倾覆沉没。”陆天朗说道。

    “碧瑶!”张小凡忽然喊道。

    碧瑶为之一愣,莫名的瞧着张小凡,柔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魔教历史悠久,可曾在你长辈那里听闻过?这些事情?”张小凡问道。

    魔教历史悠久,比之青云更为久远,只是因为魔教弟子人心涣散,无法统一导致魔教从未登上神州百姓大舞台之上。

    碧瑶摇了摇头目光认真地看着青云门弟子,缓缓说道:“不曾有。”

    众人其实对着墓主人身份倒是挺好奇的,毕竟能将他们从滴血洞摄来,总觉得有种不可说不可言的秘密一般。但瞧着那棺椁,青云弟子又不肯贸然间打开,惊扰对方的沉睡安眠。

    竟在此时有了些犹豫与徘徊。

    陆天朗见到所有人站在原地不动,便索性走到了一卷画卷面前,探出手将一卷画卷撕下,这行为让众人为之一惊,齐昊与田灵儿都觉得陆师兄对着墓主人着实有些不恭敬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这是?”齐昊嘴角抽搐,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既然,将我们从滴血洞,或者从那至凶至邪手中将我们挪移来此,也许是有着其他用意。”陆天朗说道:“至少我们得知晓此墓主人身处的年代与背景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齐昊侧目相看,目光有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而所有人亦是如此,这里乃是全封闭的环境,又怎么能知晓年代在何时?

    “我祖上对……”陆天朗手拿着画卷,迟疑了一会便说道:“对盗墓有着经验,舔土尝味,能够辨别土层年代,此种画卷历经无数年不腐化,想必材质也是相当珍贵,我也能够从味道来分别年代是何!”

    说完,陆天朗不顾青云弟子们震惊的神色,便拿起了画卷撕开一角,扔在嘴里咀嚼着,闭目仿佛是在享受纸卷的腐朽的味道。

    盗墓,本是掘人祖坟乃是对后人祖辈有着不吉的行为,青云门一向自述正道,但他们也没想到这位陆师兄,这位拜师在道玄门下的弟子,居然有着这样的出身。

    “这?!”陆天朗紧锁剑眉,神色有点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便急忙扯下了另一张画卷,继续如此。

    众人不明所以,但也未阻止陆天朗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师兄你!看出什么了?”田灵儿瞪大了双眼,圆圆地眼眸紧紧盯着陆天朗的变化的神色,不禁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陆天朗环顾了四周神光四射的宫殿与墙壁,吐出被他嚼碎的纸屑,凝重地说道:“起码有数千年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众人惊呼一声:“数千年?”

    张小凡皱眉说道:“陆师兄,数千年前应该没有这铸造此等威武宫殿的技术吧!而且造纸技术也没有吧当时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陆天朗摇头说道:“不知道,我们总之尽快找到出口吧!”

    “免得横生祸事,这里太过神秘了!”

    众人为之点头。

    便四散开来。

    找了许久,也未见到能够出去的出口,而且山岩硬度也是让人绝望,陆天朗全力下也不能劈开山石,不约而同想起来滴血洞的海炼沉石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中不禁有了层阴霾。

    张小凡与碧瑶田灵儿站在一起,目光瞧着那摆放在正中央的棺椁。

    “或许,我们可以打开着棺椁,命都没了,还谈什么正魔呢?”碧瑶反头用着绝美的容颜瞧着张小凡建议到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在排行榜中找更多同类型的小说返回首页
X
Top